网评在线

寄给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的举报信

时间:2018/3/5 10:25:34  作者:蔡梓权  来源:  查看:4901  评论:1

举报:广西三级警方违法办案、造假炮制

女副县长“自杀”冤假错案的两起系统性腐败案

 

一、举报人

蔡梓权,汉族,男,1949年10月26日出生。共产党员。中学高级教师,广西特级教师,原任广西玉林市教科所所长。中小学教学法研究专家,“新课程问题教学法”创立人;2009年被评为“100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教育人物”。2009年11月退休。现返聘在南宁市高新区教育局工作。系受害人王小萍的丈夫。

身份证号码:452501194908050233。

原工作单位:广西玉林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已退休)。

户籍所在地:广西玉林市玉州区广场东路胜利垌组织部宿舍A区1-10号。

现工作单位:广西南宁市高新区教育局(返聘)。

现住址:广西南宁市西乡塘区心圩中学。

通信地址:南宁市滨河路1号火炬大厦1802室。

邮编:530007

联系电话:15607750085。

二、被举报人

(一)1995年4月与王小萍命案相关的人员

1.当时有关警方人员

邓承强,男,时任玉林地区公安处法医。

吕维宁,男,时任玉林地区检察分院法医。

黄××,男,时任陆川县公安局副局长。

陈××,男,时任自治区公安厅副处长。

朱少健,男,时任自治区公安厅法医。

2.当时有关地方主官

时任玉林地委书记俞芳林,玉林地区行署副专员陆军,陆川县县委书记李海锋,陆川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吴耿岳等。

(二)2016年陆川县公安局、玉林市公安局、自治区公安厅三级公安机关参与该信访事项复查工作的相关人员。

三、主要诉求

(一)依法核查三级警方两起群体性、系统性腐败案

1. 枉法造假炮制“自杀”冤假错案。陆川县公安局,玉林地区公安处、玉林地区检察分院,自治区公安厅三级警方及有关人员,在1995年4月7日陆川县副县长王小萍被杀害命案中枉法护贪、把凶杀案造假炮制成“自杀”冤假错案的群体性、系统性腐败。

2. 上下串通造假护短欺上骗下。2016年以来,陆川县公安局、玉林市公安局、自治区公安厅三级公安机关在办理“中纪委转信”的要求查清王小萍死亡真相的信访事项中,上下串通,包庇护短,继续进行关键性伤害情形造假,维持“自杀”虚假结论,欺上骗下的群体性、系统性腐败。

(二)查清死亡真相及原因。认真查清王小萍死亡真相及原因,彻底推翻其“自杀”虚假结论,反腐肃贪,扫黑除恶惩凶,还亡者清正名誉,给亲人以真相和公道,伸张法治、公平和正义。

四、三级警方19954月枉法造假炮制“自杀”冤假错案的违法事实和证据

(一)警方人员违反法定程序和法律规定办案。

    警方办案严重违反1979年《刑事诉讼法》法定程序和法律规定:

1.警方解剖遗体不准家属到场,勘验笔录不给家属看阅并签名,违诺不给家属看勘验录像、照片,不给书面阅看法医鉴定书。

2.警方搜查房间不让家属在场,搜查情况记录没有给家属签名。

3.警方搜查扣押王小萍几本日记本和三份辞职书等物品不让家属见证、清点”、“不开扣押物品清单给家属并签名”、“扣押个人物品至今不归还家属”。

警方就是在完全排除家属见证的基础上,进一步实施以下各项违法行为。

(二)陆川县公安局擅自销毁现场、烧毁证物。

我们家属、亲属于4月8日下午得以进入事发现场——王小萍房间,随即发现现场很多景况不符合常理,与“自伤”结论明显不符。4月8日晚,我即写了第一份疑点报告,强烈要求保护好现场、留待自治区公安厅派员前来复检,于4月9日上午交呈陆川县委李海锋书记。

陆川县公安局于4月9日当天就匆匆擅自销毁事发现场烧毁了包括王小萍被杀害时现场的床铺、被褥、枕头、蚊帐以及床上的全部衣服、物品等最重要的所有现场取证物件同时,用写有“一九九五年四月九日封”文字、盖上陆川县公安局印章的三条封条贴封了房门。

4月19日,我们到陆川搬取王小萍遗物,到其房间见房门被封。我电话联系县政府司机谢庆春,他带来一个公安人员,由那公安人员撕开封条,开门让我们进房。进入房间一看,房间里床铺、被褥、枕头、蚊帐以及床上的全部衣服、物品等物件全没有了。一问,那公安人员说,9日他们已经清理了房间,把那些东西全部烧掉了。王小萍的几本日记本和三份辞职书也扣留收去了。这是我们亲历所见的事实。谢庆春和那公安人员都可证实。

(三)三处伤害足证“自伤”严重失实不能成立。

1.王小萍遭受三处伤害,即:“左手腕被纵横切割15刀以上”、“右颈部被一把牛角刀深刺5厘米而刀不拔”、“左额部显现大片瘀血黑斑”,共形成三处创伤。

这里的前两处创伤是玉林地区公安处邓承强法医和玉林地区检察分院吕维宁法医1995年4月8日上午案情说明会上的。邓、吕两法医说,王小萍于4月7日晚20时左右被陆川县一中教师梁丽艳(注:梁是王小萍同学,尊其叫“姐姐”,有王小萍房间锁匙)、余卜光夫妇开门进房发现在宿舍内死亡,经勘验鉴定其死亡时间为下午14时左右。

王小萍身上创伤两处:一是“左手腕被纵横切割15刀以上,刀深处割至骨膜,动、静脉皆断,左手掌无法平举”;二是“右颈部被一把牛角刀刺入5厘米,刺断动脉,伤及静脉,刀锋部完全插没颈内,连刀子也不拔出来”这是当时、吕两法医说明原始伤害情状的原话实录他们说这两处创伤都是“右手可及”的,以之作为“自伤”的主要依据。但他们隐瞒不说另一处不能“右手可及”的第三处创伤。

第三处创伤王小萍左额部上方有一块约两寸宽、呈三、四道指印条状形的乌黑污斑状的瘀血黑斑。我们于4月10日上午在玉林殡仪馆看整容工进行遗体整容时发现这处瘀血黑斑,14日报告玉林地委要求复查。邓、吕两法医与自治区公安厅派来玉林复查案件的陈处长、朱少健法医分别于1516日对进行剖检,一致鉴定此为“死后创伤”说“我们只管生前的创伤,不管死后的创伤”,一推了事

2.“左手腕纵横切割15刀以上”和“右颈部一刀深刺而不拔”这两处“右手可及”的创伤,属重度伤残的伤害,自伤者决不能自为,足证所谓“自伤”严重失实不能成立。

(1)自伤者不能做到非“自左至右”方向的“纵横切割”,不能残忍做到“纵横切割”左手腕达“15刀以上”。

(2)用一把仅45厘米刀刃的牛角小刀把左手腕“纵横切割15刀以上,刀深处割至骨膜,动、静脉皆断,左手掌无法平举”的深度伤,自伤者决不自为。如果是自伤,当他最多三几刀割断左手腕动、静脉,血流涌出,他就绝对不能再多割,更不割到“15刀以上”、至“左手掌无法平举”。自伤者绝对做不了!

(3)在右颈部用“一把牛角刀刺入5厘米,刺断动脉,伤及静脉,刀锋部完全插没颈内,连刀子也不拔出来”的极深度伤害,自伤者绝对无法做!他如要割颈,在脖子割一刀就可以轻易割断咽喉血管,根本不必费力“深刺右颈部”!而且,在其左手腕已被割到“左手掌无法平举的状况下,无论他是坐着还是躺着,都无法自己右手持刀做出此极深度伤害!此极深度伤害自伤者绝对做不了!  

(4)这两处重度伤害行为,自伤者不必要、也绝对不能在自己身上一前一后分别连续实施。这两处伤害行为共现于一身的杀害,绝对不能是自伤,而必定是凶杀。

(5)伤害工具无指纹鉴定。那把牛角刀的指纹绝对是判定操刀者的极其重要的物证。邓法医于4月8日说“无法提取”;陈副处长到4月17日说“提取了指纹”;现在,陆川县公安局温主任却不敢明确说明案卷材料里保存有指纹。这些互相矛盾的说法证实此“自伤”缺乏最为重要的、不可或缺的指纹物证,所谓“自伤”决不足信。

3.被鉴定为“死后创伤”的左额角瘀血黑斑“非右手可及”,足证“自伤”决不能成立!

王小萍左额部上方显现的一块约两寸宽、呈三、四道指印条状形的乌黑污斑状淤血黑斑,邓、吕两法医和陈、朱两人分别先后验鉴为“死后创伤”。此可证实:

1)经法医们鉴定,此大块“淤血黑斑”确证是“创伤”。

2)此处创伤“非右手可及”,肯定不能“自伤”可为。

3)自案发后,遗体一直由公安人员负责监管,对此“死后创伤”,警方依法更加必须负责,务必予以合乎事实和情理的说明。说“不管死后的创伤”,绝对是推卸法定责任的不符合常理和情理的违法行为。警方对此不能“右手可及”的、不能“自伤”的创伤根本无法自圆其说。

足证“自伤”不能成立。

(四)警方编造的多项伪证谎言很快全部被事实戳穿。

1.“三门反锁”是假的,事实是只有一个门反锁。

谎言1:在4月8日上午案情说明会陆川县公安局黄副局长说王小萍宿舍在三楼,房间二居室,有卧室木门、厅房木门和在厅房木门外加装的防盗铁门,都关锁,并在内反锁。肯定外人无法进入房间,排除外人作案。

事实

1)经我于4月8日下午询问当时在王小萍房间值班看守的那个公安人员得知,事发时王小萍房间有两个门——卧室门和厅房门只关而没有在内反锁,只有一个门——厅房木门之外的那个防盗铁门关锁并扣上三、四寸长的小铁链内扣,形成反锁。我当即试验,那铁门的小铁链内扣是可以站在门口边伸手进去轻易地扣上或拨开的,因而不能排除歹人进入房间杀害王小萍返出时扣上铁链内扣形成反锁的可能性。

2)最早发现王小萍死亡及报案的陆川县一中教师梁丽艳、余卜光夫妻俩是用锁匙开门进房的老师尊叫王小萍作“姐姐”,她有王小萍房间锁匙。4月7日上午,王小萍还请老师从家里煮粥拿来吃。但老师送粥来到房间开不了防盗门,打电话寻王小萍不着。晚8时许,她夫妇俩一起来,老师懂得打开防盗门锁伸手进去拨开三、四寸长的小铁链内扣而进入房间;厅门、卧室门只关不上内扣反锁,所以他俩能打开另两个房门进入卧室,即发现王小萍死亡,随即报案。

事实证实陆川县公安局黄副局长说“三门反锁”是谎言,不能排除外人作案的可能性

2.“自穿新衣”是说谎,新衣服是让人换上去的

谎言2:在4月8日上午案情说明会邓法医说王小萍自己穿新衣,有心自杀。她死得很平静,盖被很平整”、“遗体自然”、“人无痛苦表现”、“人无挣扎状”

4月8日下午让我们家属、亲属在陆川县医院太平间看到,王小萍的确穿着不合身的全新西装、西裤鞋袜

事实:

(1)我于4月15日看到邓法医、李宝光副书记拿来的一叠照片,其中有一张照片,王小萍是身穿上身黑绒衣下身黑绒裤赤着脚死在床上的。此穿着完全是她平时午睡、晚睡时的习惯衣着。可见她根本没有“自穿新衣”!

2)4月17日在玉林地区公安处案情说明会上陆川县委李宝光副书记告诉我们,让我们家属、亲属于4月8日下午在陆川县医院太平间看见的王小萍穿着的不合身的全身新西装、西裤、新鞋袜都是在太平间让人换上去的,不是王小萍自己穿上去的。

这可玉林地区公安处邓法医说的所谓“自穿新衣,有心自杀”是谎言。

3.鉴定左额部上方淤血黑斑“死后创伤”是警方不能自圆其说的谎言

    谎言3:王小萍左额部上方显现的一块约两寸宽、呈三、四道指印条状形的乌黑污斑状淤血黑斑,邓、吕法医和陈、朱法医分别剖验为“死后创伤”。

事实:

1邓、吕法医在8日上午说明案情时,只说了王小萍左手腕和右颈部这两处所谓“右手可及”的刀伤,刻意隐瞒其左额部上方淤血黑斑这处不能“右手可及”的创伤不说。

24月15日,邓法医、李宝光副书记拿来给我看一叠照片,其中有一张照王小萍脸部的特写放大的头像相片,这张相片其人脸头像在左眼眉以上的额头部分被剪掉了,相片缺了一小截。被剪掉的一截应该就是左额部上方显现淤血黑斑的部分。这个照片应该找得到。同时,其相底和勘验录像应该可以找见其左额部有淤血黑斑的影视资料。查出这些照片和录像,即可证实处重要创伤决不是死后创伤,证实邓、吕两法医刻意隐瞒此处创伤,更证实邓、吕和陈、朱他们四人将其鉴定为“死后创伤”是刻意编造的伪证。

3)王小萍死后六个小时才被发现,此后遗体一直由公安人员监守;人死了六个小时之后怎么还会有淤血?此“死后创伤”到底是如何造成的警方依法更加应该认真说清楚。说“不管死后创伤”,既推卸法定责任,又有悖常理,这是他们不能自圆其说谎言

4. 公安厅陈、朱两人所谓“复检现场”是假的,现场、证物早于4月9日已被警方销毁

谎言44月17日下午在玉林地区公安处案情通报会上,自治区公安厅陈副处长,他和少健法医4月16日去到陆川,对事发现场——即王小萍住房“进行了技术处理,作了复检勘察,验了门锁,在现场提取了指纹、脚印,未发现有外人犯罪的痕迹”。

事实:

1陆川县公安局于4月9日就擅自销毁了事发现场,烧毁了需用于取证的全部现场物件,并用写有“一九九五年四月九日封”文字、盖上陆川县公安局印章的三条封条贴封了房门。

24月19日,我们到陆川在房间门口亲见谢庆春同志找来那个公安人员撕掉这些封条开门进去,那公安人员说明,房内所有东西于4月9日已清理烧掉。

(3)公安厅陈副处长、朱少健法医两同志4月16日到陆川,连4月9日封在房门上的三条封条也未拆开,根本连住房也没有进去过。

证实他们所说的“复检了现场”是骗人的假话

5.警方“提取指纹、脚印”的说法互相矛盾,实际上无指纹、脚印鉴定。

谎言5:邓承强法医于4月8日说那把切割左手腕、深插右颈部的锐器就是刺进右颈部深达5厘米、不拔出来的一把牛角小刀。他们搜查发现房间里还有一把这种小刀(注:其实这种牛角小刀是陆川本地产的,市场到处有售,人们大都使用),由此判定插入右颈部的那把刀就是王小萍本人用的。我们要求提供该刀的指纹鉴定。邓法医说,该刀刀把被血凝结,无法提取指纹。而房间脚印杂乱,也无法提取脚印。

副处长、朱法医两人于4月17日说对王小萍住房“作了复检勘察”、“在现场提取了指纹、脚印”

事实:

(1)以上两个说法前后互相矛盾既然邓、吕两法医于4月8日“无法提取到指纹、脚印”陈、朱两人于4月17日连房门也没有打开,住房也没有进去过说“提取了指纹、脚印”纯属骗人的假话。

22017年4月14日陆川县公安局林发光温俊杰同志来南宁与我晤谈。温主任不敢明确说明案卷材料里存有指纹、脚印,可证实案卷材料里指纹、脚印

由此可证实公安厅陈副处长、朱少健法医两人做假,所谓“提取了指纹、脚印”是谎言

6.警方说辞职书是王小萍“自杀”的依据,但辞职书更加证实其不可能自杀。

谎言6:邓法医说,他们搜查发现,王小萍写有三份辞职书放在公文包里,说明她想死。

事实:

警方扣留王小萍放在公文包里、尚未递交的三份辞职书,只能说明王小萍有心要提出辞职离开陆川,更加证实其不可能自杀。

1小萍1995年3月31日回到玉林家里和我说起要回陆川提出辞职的有关原因,主要有:陆川县县委和政府的主要领导分派系,双方矛盾大她不想陷进这种派系斗争县里、地区一些领导人员贪贿弄权权色交易,十分腐败陆川县里的领导大多数超生,查超生压力大难度大当时陆川县城有人借捐资办学之名报县政府批准多划拨土地,把多出的几十亩地用来盖商品房大肆敛财获利违法、不正当;当时她和一些人到自治区财政厅争取得一笔款拨给陆川县县里发奖金给他们,其他人领了,而她认为不应该要,没有领有人因此恶意指责她。她感到处境危恶生命安全威胁,因此考虑直接向张九意县长提出辞职。我建议她向地委提出请调,离开陆川调回玉林来。她表示同意。

2如果她确实写了辞职书放在公文包,那为的是要直接交辞职书给出差将归的县长张九意,辞了职就回玉林,这更说明她不会自杀。辞职书还没有交上去,她怎么可能自杀?如果她真要自杀,为什么不写遗书,写辞职书干什么?也无怪乎她房间内所有物品均放置如常,连晾挂在室外楼廊上的几件衣服都如常晾挂未收,这完全是正常居家生活的自然状态,决不警方诳说的“想死”、“有心自杀”的状况。

3)辞职书只能说明,王小萍要提出辞职离开这污浊之地,以求洁身自好,不愿同流合污;同时以此引起上级关注和查处当地的腐败问题。这是她的一种斗争方式。但是,她想离开却无法离开,连辞职书还没有交上去,腐恶势力就狠下毒手把她惨杀了。

4)警方扣留了这三份辞职书,又扣留了她的几本日记本,后来并派人进行了审查。事实上,辞职书、日记本都不能找得到其“自杀”的依据,而只能更加证实她不可能自杀。因此,他们扣留这些个人物品已达23年,至今不肯把它们归还给我们。

7.警方所述情况对照现场景况不符合常理,与“自伤”结论明显不符

警方所述王小萍被“左手腕纵横切割15刀以上”和“右颈部一刀深刺而不拔”的原始伤情,以及所说“王小萍自己穿好新衣服,有心自杀”等情况,对照我们于4月8日下午王小萍房间现场看到的相关景况显然,诸如,其“右颈部被一把牛角刀深刺5厘米,刺断动脉,伤及静脉”,必然鲜血喷溅,怎么“床上枕边的蚊帐上无一点溅血”其死前必然疼痛挣扎不可自抑,能如警方所说“盖被很平整”、“遗体自然”、“人无痛苦表现”、“人无挣扎状”以及看到“她房间内衣服、书籍、生活用品等摆设如常,房外楼廊晾架的衣服未收,一如平常”“她没有片言只字的遗书遗言”等,根本不符合“有心自杀”的作为。凡此等等,与警方作出的“自伤”、“自杀”结论明显不符

8.警方完全不调查王小萍去世前几天与外电话联系的情况。

王小萍去世前几天与外电话联系的情况,可证实其决不会自杀。

(1)王小萍4月3日从玉林回到陆川后,至6日夜这天里,每天我与她电话联系两到三次,主要谈到以下事情:

①她说4月9日回玉林家里找建房集资交款收据。4月3日下午,她于1993年10月下陆川任职前原先工作的单位——玉林地委组织部办公室刘汉翔主任通知我找一张原来她在组织部时交建房集资1000元的交款收据,拿收据去领回这1000元。我在晚上电询她收据放在哪里,她告诉了。我找不着。6日晚电话告诉她,她说不要紧,等星期天(4月9日)她回家来再找。7日上午,我还特地告诉地委组织部办公室刘主任,说小萍说到星期天回来才能找得收据。结果7日,她被杀害,这收据就没法找,后来这1000元就不得领回了。这1000元钱,对于我们俩当时每人月工资仅110元左右的家庭来说,可是一个人差不多10个月收入的一笔大数呀!

    ②我俩说定4月15日、16日一起回桂平我家乡去扫墓。4月5日,是清明节,我俩电话商定,因4月9日是星期天单日休息,待4月15日、16日是周六、周日双休日,再一起回桂平我家乡去扫墓。

    ③她告诉我,已请医生诊病,病情稍好,不要紧。当时她身体患病,就将2日叫我买的药(妇血康)带回陆川继续服用。我每天问她身体情况。5日晚,她告诉我,已请陆川县医院妇科主任到家诊病,诊为一般妇科炎症,开药打针治疗。6日又告诉我说,病情已稍好,不要紧。

    ④她说计划近期组织学校去外县参观学习。在6日的电话中,她还告诉我,陆川县教委副主任冯应忠当天向她汇报了地区于3月27~31日召开的玉林地区小学整体改革实验工作会议的情况。她说,计划近期组织县教委、陆城镇教育办和万丈小学、马坡小学的领导去桂平镇中心校、博白镇一小参观学习,以推动办好陆川县的整体改革实验小学。

    2她与我弟弟约好到7日晚上8时再打电话过珠海联系。7日上午,她按我6日夜9时多那次电话所嘱,给我在珠海工作的弟弟去一个长话。因当时我弟弟在高层电梯上工作,不能下来接。她就请接话人转告,约好到晚上8时她再打电话过去联系。但7日下午2时左右她被杀害了,我弟弟在那晚上左等右等等不到王小萍的电话,就打电话到陆川县一个领导家中询问,请其帮助联系王小萍;那领导的家属接电话即告诉王小萍出事的消息。我弟弟大惊,连夜赶出去搭车,辗转一晚,第二天才赶回到玉林确知噩耗。后来,我弟弟请假留在玉林陪侍我将近一个月才回珠海。

    37日上午,她请梁老师在家里煮粥拿到房间来给她吃。7日上午,王小萍因身体不适,电话联系陆川县一中梁丽艳老师,请她在家里煮点粥拿来给她吃。梁老师煮好粥送到王小萍房间去,拿锁匙开门,那防盗门有铁链内扣反锁,打不开房门;打电话又没有人接。梁老师打电话到玉林问我,小萍是不是回玉林了?我说,没有呀。会不会她去开会了?请她继续联系。梁老师答应再联系王小萍。可能都联系不上了。到晚上她和爱人余老师一起再去王小萍房间,余老师拿锁匙开了锁,他懂得伸手进去拨开那三、四寸长的铁链内扣,开了门,再进入卧室,才发现王小萍已经死亡。梁老师当即昏厥,余老师随即报案。

以上这些电话联系及内容,可以充分肯定王小萍直至去世之前依然是一如往地关心工作、关心家庭、关心他人、关心自己的,她绝无任何轻生的表现。这些都是可以肯定王小萍决不会自杀的最切近的事实和理由!

4月8日上午会上,我们即向警方说了以上这些情况。但警方对这些与“自杀”明显不符的重要情况一概不做调查。

9.警方完全无视王小萍的为人和品格

王小萍的为人和品格决定她绝不会自杀。

1久历磨难,意志坚强。王小萍是一个品格高尚、久历艰险磨难、意志坚强、出类拔萃的传统优秀女性。她是文革前省级重点高中——玉林高中品学兼优、才艺出众的知名学生、优秀学生干部,曾饱经文革严酷派性斗争、尽历下乡十年艰苦磨炼,逆境炼狱,卓立坚强,是老三届学生中的佼佼者。文革结束、拨乱反正之后,她做起教师,很快成为初中校长;后从政,工作出色,曾任乡镇党委副书记,后任玉林地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再调任陆川县副县长。她品格高尚,清廉有为,夙夜在公,勤勉奉献,深受人民群众和党政领导称许。她有一个和睦亲爱的家庭,有患难相知、志趣相投、生死不渝的丈夫和三个当时已经陆续考上包括清华大学在内的三所重点大学的聪慧儿女。她和全家人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平和简朴而自怡幸福的生活。对这样一个历尽磨难、意志坚强、事业有为、珍惜生活、家庭和谐的优秀女性来说,泰山压顶也不会弯腰,能有什么样的工作困难或矛盾能压倒她?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自杀!

2熟悉医学医疗知识。王小萍熟悉医学、医疗知识,她学习掌握一手有名的挑刺疗法,在乡下数年曾无偿治愈数以千计的贫困乡亲和病患。如果她真的要寻死,完全可以使用便于致死、无多大痛苦的快捷方式方法,决不会采用如此自伤自残、残忍痛苦得无以复加的方式更不必说用刀纵横切割右手腕”、深刺右颈部了!这对于她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

警方完全无视这些重要情况。

10.有关方面和警方枉法长期隐匿王小萍死亡事实真相

对于王小萍副县长的非正常死亡,警方和陆川县政府等有关方面20多年从来不正视回应我们正义质疑,不把王小萍死亡的原因和真实情况作出书面结论给我们。他们枉法长期隐匿王小萍死亡的事实真相,完全剥夺了我们家属、亲属的知情权。这是极不正常的。这种反常更加证实他们所炮制的“自杀”结论必然有假。

以上是三级警方枉法造假炮制“自杀”冤假错案的主要违法事实和证据。从中可以看到,警方的谋划是周密的:首先,他们违法排除家属到场见证;接着,布置人员编造重重谎言,如,“三门反锁,外人无法进入”;“自穿新衣,有心自杀”、“死得平静”、“盖被平整”、“人无挣扎状”;写了辞职书说明其“想死”;刀伤都是“右手可及”等。接着,匆匆擅自销毁现场,烧毁所有证物。而后,对不能“右手可及”的创伤一致说是他们不管的“死后创伤”;然后又说,“复检了现场,提取了指纹脚印,没有发现外人犯罪的痕迹”等等,恣意炮制“自杀”结论。但他们的重重谎言很快就被铁的事实一一戳穿。上述我们列举了一系列真实的事实和证据,人证、物证俱在,足以完全推翻警方的全部谎言和伪证依据,足证王小萍是被“他杀”,而绝非“自杀”!

王小萍命案就如此成为一桩无“自伤”依据、无死亡原因、无实情告知、无情况调查、无组织负责的“五无”冤假错案。

这是一起包含“被自杀案”和“被杀害案”复杂“案中案”的三级警方造假护贪的群体性、系统性腐败的大、窝案。

五、三级公安机关2016年以来上下串通护短造假欺上骗下

(一)三级警方上下串通包庇护短继续造假欺上骗下。

20多年来,为要求查清妻子的死亡真相,我写成《女副县长惨死于非命,有关人员枉法匿实情》申诉材料,长期持续向各级多部门投诉。但各级都不管不理,置若罔闻。直到党的十八大之后,我于2015年11月向国家信访局网上投诉,终于获得“中纪委转信”转广西办理。

2016年以来,陆川县公安局、玉林市公安局和自治区公安厅对这获“中纪委转信”的重要信访事项,先是屡屡设障推诿不肯受理,后来在北京方面屡次催促之下不得不理。三级公安机关枉法护短,上下串通,完全不回应我提出的所有严正质疑,意否认当年三级警方有关人员的各项违法事实,顽固维持其“因自伤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的虚假结论

三级警方一再强调“自伤”这个“鉴定结论是科学的正确的”,但是,对“怎么确定其为自伤、判定其为自伤的依据是什么”这个要害问题,他们却刻意回避。他们根本不能、也无法说清楚这个要害问题。于是,就肆意继续造假欺骗,欺上骗下。

(二)新曝露的伤害情形造假。

1.第一种伤害情形——就是上述王小萍遭受的三处伤害,即:“左手腕被纵横切割15刀以上”、“右颈部被一把牛角刀深刺5厘米而刀不拔”、“左额部显现大片瘀血黑斑”,共形成三处创伤。这是原始实际伤情,即第一种伤害情形

    但2016年以来警方又曝露出两种新的不同的伤害情形,如下:

2.第二种伤害情形——“用锐器反复切割右颈部和左手

玉林市公安局2016年9月1日作出《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玉公(信)复查字〔2016〕27号﹜说:“王小萍是因为自己用锐器反复切割右颈部和左手,致使动脉、静脉断裂,失血性休克而死亡这是第二种伤害情形,是不同于邓承强、吕维宁两法医当年告诉我们的原始伤害情形的新的说法,是新曝露的关键性伤害情形造假!

3.第三种伤害情形——创伤“分别位于左手腕和右颈部”,“左手腕的创伤数量有15处切割”

2017年4月14日,陆川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林发光同志和刑事科学技术室主任温俊杰同志来到南宁与我晤谈时,温主任从手机里读出他于2016看案卷材料时用手机拍摄的鉴定报告述的伤情:“分别位于左手腕和右颈部”,“左手腕的创伤数量有15处切割”说这是鉴定报告描述的,“这是法医签了字的,要终身负责的”。同时,他鉴定报告里没有“纵横切割”或者“反复切割”的表述。这是第三种伤害情形,也不同于邓承强、吕维宁两法医当年告诉我们的原始伤害情形,是又一种不同伤害情形的说法。

至此,王小萍遭受伤害致死,就形成如此前后说法不一、互相矛盾的三种不同的伤害情形。

4.我所看见的创伤实情。

三种不同的伤害情形,只有第一种伤害情形,即1995年4月8日邓承强、吕维宁法医所讲述的原始伤情,与我两天后看见的王小萍创伤情基本吻合。

1995年4月10日上午,在玉林地委强令要求立即火化王小萍遗体之前,我在玉林市殡仪馆停尸房看整容工给王小萍遗体整容,得以抵近看见王小萍遭受创伤的部位。我看到,王小萍左手腕遭受利刃纵横切割十几刀刀深割至骨膜,动、静脉皆断,手筋几乎完全割断,左手掌塌拉下来,只剩下手骨和手背的皮连带着,左手掌完全不能伸直平举;其左手上其他地方没有别的刀伤痕。她的颈部右侧居中部位看见有一个约手指头大小的略凹陷的创口,这估计就是拔掉那把直刺进去没入颈部5厘米而不拔出来的牛角刀之后留下的刀口;右颈部其他部位没有别的刀割伤痕。接着,经整容工指出,我们又发现了王小萍左额角淤血黑斑这处创伤。

可以肯定,只有第一种伤害情形——王小萍被“左手腕纵横切割15刀以上”和“右颈部一刀深刺而不拔”,以及“左额角淤血黑斑”这三处创伤,是真实的原始的伤情。其他两种不同的说法都是假的!

(三)三种不同伤害情形的演变,证实警方屡次进行关键性伤害情形造假

1.第一种伤害情形是原始创伤情。但显然,“左手腕被纵横切割15刀以上”、“右颈部被一把牛角刀深刺5厘米而刀不拔”,“左额部显现大片瘀血黑斑”,如此重度伤害的三处创伤,自伤者绝不可自为,更不能先后连续实施于自身!此所谓“自伤”违反严重失实不足信,完全足以证实“自杀”结论不能成立!

2.因此,邓承强、吕维宁两法医的勘验记录、法医鉴定书等案卷材料里把原始实际伤情篡改成创伤“分别位于左手腕和右颈部”“左手腕的创伤数量有15处切割”,即第三种伤害情形。这一篡改蓄意隐瞒了自伤者绝对不能自为的“纵横切割”伤害方式、“右颈部”被重度伤害、以及不能右手可及的“左额部淤血创伤”等决不能自伤的伤情。这是他们自己对“自伤”造假结论心虚胆怯的表现。

这个伤害情形的造假篡改的责任,当由承强、吕维宁两法医负责;自治区公安厅处长、朱少健法医必须负复查认同的责任。同时,当时的玉林地委、行署和陆川县县委、政府的主要涉事主官必须负相应的法律责任。这是一个涉案面广、人员众多的群体性、系统性腐败的大案、窝案的关键性伤害情形造假事实的铁证!

3.2016年8月,玉林市公安局复查人员显然看出案卷材料里相关伤害情形与日常现实的自伤客观行状明显不符,不合常理,失实不足信。为了包庇护短,不惜再次造假,随心所欲地把伤情篡改为“用锐器反复切割右颈部和左手”,即成为第二种伤害情形。它肆无忌惮地把伤害工具、伤害方式、伤害部位、伤害程度等几乎完全改变或隐瞒了。但是,它所说的伤害顺序明显违反常理,一看就是假的。这是警方应用专业知识进行新的关键性伤害情形造假的铁证。

    这第二种伤害情形的造假篡改的责任,有关复查人员玉林市公安局必须承担。自治区公安厅的复核意见说“本机关维持玉林市公安局《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答复意见”,自治区公安厅必须承担相应的包庇责任。

警方人员对创伤实情屡屡进行如此关键性伤害情形造假,为的是要把实际上自伤者绝不可自为的严重凶残的凶杀案篡改成轻描淡写的一般的自杀案,足证警方炮制的所谓“自杀”结论绝对是虚假的,必须彻底推翻。

(四)欺上骗下,行为卑劣,性质严重。

自2016年1月至12月这一年时间,从陆川县公安局、到玉林市公安局、再到自治区公安厅,广西三级公安机关依次完成了一个完整的包庇护短、造假欺骗的系列,构成一个上下沟通、相互呼应、协调造假、欺上骗下的造假网络。他们依次作出的三份刻意造假、通篇谎言的所谓答复、复查、复核意见书就成为他们包庇护短、造假欺骗违法行径的白纸黑字的最好的书证!

三级公安机关如此造假欺骗的目的有二,一方面,是要包庇护短,刻意掩盖所在单位有关人员的执法违法行为,继续蒙骗我们受害人家属和亲属,欺骗广大人民群众;另一方面,更重要的,他们要以此应对回复上级机关,继续欺骗上级,欺骗国家信访局舒晓琴局长,欺骗中纪委领导同志,欺骗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他们刻“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的凶杀案、“被自杀”案继续搞成“偏偏弄得是非界限很不清楚”的“自杀”案。

近年来,党中央和自治区党委在全国、全区范围内集中开展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专项活动,习近平总书记和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多次强调开展“深化公安执法规范化建设”对照有关要求,可以看到,三级公安机关如此敷衍塞责、造假欺骗的行为,实属玩忽职守、滥用职权的不作为、乱作为问题;他们刻意包庇王小萍案中有关主事官员和警方人员执法违法、销毁证据、编造伪证、弄虚作假等腐败行为,当属有案不查、瞒案不报,以及护短包庇等问题。他们如此违规办案、否认客观事实、造假欺骗、阳奉阴违的做法和行为与公安执法规范的要求明显背道而驰。他们顶风作案,串通合谋,造假欺骗,已经构成一个上下勾连、互为损益的网络。

这些严重的违法行径,证实广西三级公安机关有关人员是执法违法、对党对人民不忠诚不老实、不实事求是、阳奉阴违的“两面人”、两面派这是三级公安机关在新时期形成的又一起包庇护短、造假蒙骗国家信访局和中纪委领导同志的群体性、系统性腐败案。

六、恳请自治区监察委员会专案核查三级警方两起系统性腐败案

(一)专案核查,公开办案。

恳请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在党的十九大精神指引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服务人民,切实履行“有案必查”的职责,专案核查陆川县公安局、玉林市公安局、自治区公安厅三级警方两起群体性、系统性腐败案从涉事人员单位以外政法部门抽调专业人员,专案办理,认真查处三级警方枉法护贪、包庇护短、造假欺骗的违法事实,对王小萍死亡案件开展重新调查,开展核查、侦查、侦破工作,规范执法,公开听证,公开办案过程和办案结果,解决好家属的正当诉求,合理回应社会关切,实事求是,求真实,办出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正确结论,使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项执法活动、每一起案件办理中都能感受到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指示切实落实到本案中来

(二)专案核查的内容、程序和方法。

1. 核查的全部原始材料和内容。

(1)当年事发时警方拍摄的勘验录像、照片

(2)现场勘验笔录法医鉴定书

(3)被扣押的王小萍的日记本、辞职书

(4)有关案宗材料等

所有这些原始材料及其内容至今都存留在陆川县公安局,都是必须核查、可供核查的。

2.专案核查勘验录像、照片,仔细核查创伤实情

派遣专案人员仔细核查事发时拍摄的勘验录像、照片,细致辨析清楚其“左手腕纵横切割”、“右颈部一刀深刺”、“左额角淤血黑斑”等三处创伤的伤害工具、伤害部位、伤害方式伤害程度包括着刀位置、刀锋走向、创伤范围烈度、刀数等具体状况仔细核查创伤实情。

3.核查法医鉴定书、现场勘验笔录和案宗记述等材料,了解三种不同伤害情形演变的情况。

了解案件整体情况,着重查清第一种伤害情形包括“左手腕被纵横切割15刀以上”、“右颈部被一把牛角刀深刺5厘米而刀不拔”、“左额部显现大片瘀血黑斑”这三处创伤的记述情况,与第三种伤害情形创伤“分别位于左手腕和右颈部”“左手腕的创伤数量有15处切割”,以及第二种伤害情形“用锐器反复切割右颈部和左手”等内容演变情况,查实伤害情形篡改的内容及责任人。

4.关键是查证核实案卷材料、法医鉴定书表述的内容与录像、照片的影像真实情形是否一致

(1)核查的重点问题。核查落实相关录像、照片真实情况的基础上,对照核查相关材料、法医鉴定书关键是细致核查案材料、法医鉴定书的表述内容与录像、照片的影像真实情形是否一致。找出其不一致的地方,分析其形成原因,作出合乎实际的合理说明。特别要留意“纵横切割”还是“反复切割”、“左手腕”和“右颈部”的创伤实情到底如何,左额部淤血黑斑“死后创伤”到底何来、陈、朱法医是否进行现场复查、是否“提取有指纹脚印”等重点问题。要用心细致地些至重要重点问题的核查工作。

(2)要害是“自伤”的依据陆川县、玉林市、自治区公安厅三级公安机关于2016年查办王小萍死亡案件信访事项,刻意回避“怎么确定其为自伤、判定其为自伤的依据是什么”这个要害问题。有关人员都只是敷衍阅查已被人为篡改的案卷文字材料,根本不查事发时拍摄的勘验录像、照片等原始真实影像材料,不对照核查文字材料与影像材料两者之间的一致性,甚至不惜对关键性伤害情形再行造假篡改,以顽固维持当年造假炮制的“自杀”虚假结论。这些错误做法就是三级警方包庇护短、欺上骗下的新的群体性、系统性腐败的具体表现。

抓住“自伤”依据这个要害问题,仔细核查案卷材料、法医鉴定书表述的内容与录像、照片的影像真实情形是否一致物证、书证齐全,相比较,对照,必能查证核实其创伤实情及伤害情形内容篡改演变的情况,孰真孰假,一目了然、一清二楚

5.查证警方人员其他重要违法事实。

通过专案核查事发时拍摄的勘验录像、照片,对照核查勘验笔录、法医鉴定书等案卷材料,同时调查相关涉事人员了解核实有关事实,既能够直接查实王小萍创伤实情,证实三级警方进行关键性伤害情形造假的违法事实;同时,随之又可以查证警方人员的其他重要违法事实,诸如:违反法定程序和法律规定办案;擅自销毁现场、烧毁证物;违规扣押个人物品;弄虚作假,编造“三门反锁”(黄副局长)、“自穿新衣”(邓承强)、“死后创伤”(邓、吕,陈、朱)、“复检现场”(陈副处长,朱法医)、“提取指纹脚印”(陈副处长,朱法医)等多项伪证等,予以一一查证核实,戳穿警方的全部伪证和谎言。这就是抓住要害,一切都迎刃而解。

彻查完成这些案情,广西三级警方违法护贪、包庇护短、造假炮制冤假错案、欺上骗下的两起群体性、系统性腐败案就一定可以查证查实查处,王小萍死亡真相就一定可以大白于天下。

七、期盼自治区监察委切实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办好此案

我最近又学习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一些重要指示,更加满怀信心,热切期盼自治区监察委员会切实贯彻落实习总书记的指示精神,履行职责,敢于担当,认真查处三级警方这两起系统性腐败案,彻底纠正王小萍“被杀害”、“被自杀”的冤假错案,反腐肃贪,扫黑除恶,取得实效。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依法公正对待人民群众的诉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又说:“不要说有了冤假错案,我们现在纠错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伤害和冲击,而要看到我们已经给人家带来了什么样的伤害和影响,对我们整个的执法公信力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和影响。我们做纠错的工作,就是亡羊补牢的工作。”我感到这些话语格外亲切,令人从心底里对党、对国家、对法制建设更加满怀期待和希望。

我由衷地感悟,这些感人肺腑的话语,非经受冤假错案伤害和影响的人是说不出来的,因为非亲历者难有这般深切的体验只有像习总书记这样年轻时曾经因父辈的政治因素饱历莫名冤屈和巨大人生磨难的人,才会有如此痛彻心扉的体会。这样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才能够体恤民情、体察民意,深切感受到那些冤假错案给受害人“带来了什么样的伤害和影响”,进而考虑“对我们整个的执法公信力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和影响”。只有这样贤明睿德的领导人,才能够感同身受、设身处地地思考问题,想方设法地纠正冤假错案,促使此项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否则的话,有关领导就只会一味顾虑“纠错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伤害和冲击”,只会千方百计地推诿搪塞、掩饰护短,甚至不择手段地继续弄虚造假,欺上骗下,抵赖事实,掩盖真相,不肯承认有错,顽固坚持错误结论,把错误结论说成是“科学正确”的,哪怎么能够纠正冤假错案呢?这样的领导人员在有关机构中并不鲜见。据我自1995年至今23年来要求认真查清王小萍被杀害案件真相的亲身经历所见,陆川县公安局、玉林市公安局以及自治区公安厅三级警方有关领导和人员就是千方百计阻挠纠正这一典型冤假错案的人!

不经历极度贫困的人难以体验生活的艰辛困苦,不经受冤假错案的伤害怎能感受人生的痛苦磨难?讲实在,后一种痛苦比之前一种困苦更加悲苦万分。现在,各级都在强调精准扶贫攻坚,纠正冤假错案就是政治上的精准扶贫,而后者攻坚的难度更是前者的千百倍,非有莫大的勇气和担当难以做好。但“做纠错的工作,就是亡羊补牢的工作”,无论怎么难都要攻坚呀!如果连王小萍“被自杀案”这样“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的冤假错案都不得推翻纠正的话,那给我们家属和亲友们带来的伤害和影响固然是无可估量的,而“对我们整个的执法公信力带来伤害和影响”无疑更加是无可估量的。有正义感的人们都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因此,我热切地期盼自治区监察委员会切实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这些重要指示,认真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忠实履行职责,专案核查,公开办案,以莫大的勇气和担当坚决把此案办实办好。

我们期待着。

 

附件:

一、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一~二十三。

二、警方有关材料。

 

此致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房灵敏主任

 

举报人:蔡梓权

2018年2月25日

 

 

 

 

 

 

附件:

一、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一~二十三

1.投诉给国家信访局的《强烈诉求》——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一2015.11.25

2.关于要求认真查清王小萍死亡真相的复查请求——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二2016.3.16

3.一个女副县长被杀害案的案中案——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三2016.4.20

4.《复查请求》是不受理,还是受理?——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四2016.5.20

5.省地县三级警方有关人员执法违法的事实与公开责问——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五2016.6.5

6.一个女副县长的死亡真相到底查不查?——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六2016.7.18.

7.戳穿陆川县公安局的谎言和骗术——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七 2016.8.19

8.发给自治区公安厅的关于要求认真查清王小萍死亡真相的复查请求——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八(2016.8.21

9.向陆川县公安局晤谈人员说明的有关情况——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九(2016.9.9

10.就核查王小萍死亡真相向自治区公安厅提出复核申请的说明——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十2016.10.20

11.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必须坚决查清——给对广西“回头看”的中央第三巡视组组长傅自应同志的信——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十一(2016.11.24

12.强烈要求认真查清王小萍副县长死亡真相——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十二 2016.11.24

13.三级警方造假欺骗的恶劣行径必须坚决查——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十三2016.12.21

14.给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黄世勇同志的信——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十四 2016.12.21

15.向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提出的复核请求——关于要求坚决查处三级警方造假欺骗违法行为重新调查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的强烈申告——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十五(2016.12.25

16.不负责任的广西信访局袒护三级警方造假欺骗——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十六2017.1.2

17.广西三级警方造假欺骗的系统性腐败——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十七2017.3.6

18.新曝露的关键性造假 绝不能成立的自杀——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十八2017.5.12

19.查证警方违法事实 坚决查处系统性腐败——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十九2017.6.8

20.警方违法炮制的“自杀”结论必须彻底推翻——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2017.8.4

21.与陆川县公安局两同志晤谈情况的印证及查证——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一(2017.9.26

22.三种不同伤害情形的造假“自杀”案——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二(2017.11.7

23.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三(2018.1.20

二、警方有关材料

1.陆川县公安局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陆公(信)答复字〔2016〕02号)

2.玉林市公安局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玉公(信)复查字〔2016〕27号)

3.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复核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桂公(信)复核字〔2016〕24号)
                                               
                                                             责编雷磊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新华廉政网(www.xhlzw.com) 版权所有
邮箱xhlzwbjb@126.com; 工作QQ:1985163042 手机:18810287869
北京市海淀区远大路甲午巷2-20号 京安备110106130023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信息管理京ICP备12002389核 京公网安备110106130023号
京安备110106130023号
Powered by OTCMS V2.91